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|足球推荐足球分析足球指数足球比分
VIP中文 > 科幻小说 > 前缘惊魂 >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移动的白光

正文 第五十九章 移动的白光

    连个厕所都走错,还一个女同志,我都替你不好意思!

    这话说的!

    真是一点儿也不给人留面子!

    许阿琪拧着个?#32426;?#26395;着林陈,张了张嘴,愣是被林?#24405;?#20817;得半天没憋出一个字儿。

    这?#19968;?#26377;时说起话来,也?#36824;思?#21035;人的感受,说话不走脑子也?#30343;?#19968;两次了!

    这种事儿,他居然还记着,再三再四地当成个话题,还没完没?#35828;?#25552;起。

    许阿琪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许阿琪的沉默,看似不高兴的样子让林陈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语失,他抿了抿嘴,讨好地朝许阿琪“嘿嘿”笑了笑,伸出来一?#30343;鄭?#36731;轻地,蜻蜓点水般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面颊。

    对方鼓着个嘴,选择观望?#25319;?

    在这样的静默里,林陈忐忑不安地看了一眼许阿琪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看来是真的生气了,要不然,这么老半天地盯着自己,一句话也不?#30340;兀?

    林陈想着,又把手伸出来,轻轻地,在自己?#25104;?#25293;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吃饱饭吗?要不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许阿琪冷哼。

    林陈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敢!小姑奶奶的心意,我领了!”林陈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,又说:“看把我给紧张的!?#31227;?#23454;是想为那事儿给你点赞的,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你给说不高兴了!知不知道,女人生气可是要长皱纹的!会变丑的!我才舍不得让你生气呢!”

    甜腻而又肉麻的话,说得许阿琪牙根儿都发酸,她下意识地举着起手,想狠狠地拍他一下,?#27425;?#26009;到,林陈干脆鼓着嘴,把一侧的脸给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许阿琪的手,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真舍得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着跟你生气呢!”

    这?#19968;?#20919;不丁油腔滑调的温柔,真是?#34892;?#38463;琪不可自拔地沦陷,她的手在空中挥了两下,还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?#25300;?#22075;,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下手哒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贫嘴了!哎,你说研究所儿的那座楼真是有意思,如此虐待女同志,上个厕所还要憋?#25490;?#19977;层楼。一,二层全是男厕所,怎么安排的!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!一层是领导们专用的,几个领导都是男的呀,但也幸亏你走错了厕所,让我?#38405;?#21152;深了印象,我们后来才走到了一起,我给你的这次厕所门前的晕菜打100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夸我,还是在损我?”

    “当?#30343;强?#21862;!?#30343;牽?#21548;说过火车奇缘, 公园?#21152;觶?nbsp;图书馆相识, 嗨! 人家相识都是旅途中,在诗情画意中,充满了书香,花香,就咱们俩个人儿的相遇,是?#30343;?#21619;道有那么一点点臊气,不太浪漫, ?#21069;?”

    林陈把自己给说笑了, 他拍着许阿琪的肩,笑得直不起了腰。

    许阿琪没笑,冷眼看着林陈乐,“好了,好了,你笑?#24187;?#26377;啊?你还记不?#21069;。 ?

    “记!”

    林陈收了笑,房间里昏暗得很,他扭头看了?#21019;?#22806;,窗外昏天黑地,风似乎比刚才小了许多,林陈伸手按下了床灯的按钮,床?#21697;?#20986;的?#29992;?#30340;光,投在许阿琪的?#25104;希?#20498;是给她平添了几许温润,柔和的女人味儿。

    听好了,我念了,38… 388… 3838883!”

    笔尖儿跟着那声音,在纸上飞舞。

    “你念得太快了,看我记得对不对,我再核一遍啊!38… 388… 3838883!”

    “后面没听清,算了,我再念一遍吧,38… 388… 3838883!”

    许阿琪的语音未落,只见一?#26469;?#30524;的白色亮光“唰!”地一下,从房间中划过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惊得两个人目瞪口呆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你刚刚看到了什么没有?”林陈吃惊的说。

    “?#21069;?#33394;的光!”

    “对!是亮光,极其刺眼的那种白色的亮光!我感觉是从床头桌子上射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看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从床头桌射过来的!”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上有小铜镜,难道说小铜镜子会发光?会不会是小铜镜反射过来的光啊??#28909;?#22826;阳光?”

    林陈眨了眨眼睛,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外面还在刮风,天灰蒙蒙的!有太阳吗?”顿了顿,林陈又说:“还有,会不会是对面别的楼折射过来的阳光呢?”林陈说。

    “你?#30343;?#35828;,白光从桌面上的小镜子发出去的嘛!”

    “镜子自己应该不会发光吧!我觉得光应该是从窗外射进来,被小镜子反射出去呢?”

    许阿琪翻身下床,趿拉着鞋,一步就跨到了窗台边,推开窗户,伸着脖子向外环顾了一下,风渐小了,但整个儿天空依旧是黄尘满天,混沌一片,天昏地暗,根本看不到太阳,更没有发现有什么光照过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没有看到太阳!也没有其它光源啊!”

    林陈揉了揉眼睛,将身子挪到床边,伸手拿起小铜镜翻来覆去地仔细看着,镜子还是原来的镜子,没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“光源不在窗外,难道在咱们这间房子里?房子里除了这盏不太亮的小床灯,也就没有别的光源了!不可能是小床灯!”

    “嗯!是?#34892;?#22855;怪啊!你发现没有,刚才的那道光亮是从房屋的一?#24378;?#36895;地移动过来的,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掉了!”

    关上窗户,许阿琪转过头来,“只有一种可能,有飞机这样的移动的物体飞过,折射太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,照到桌子上的小镜子上,再被反射过去,我?#24378;?#21040;的光亮就是移动的!”

    ?#23433;皇?#27809;有太阳嘛!”林陈说。

    对话似乎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林陈坐在床边,怔怔地望着许阿琪,思索片刻,将目光又投到手中的铜子上,?#31181;?#36731;轻在小铜镜的镜面上拂拭了一下,若有所思地说:“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这面小铜镜自己发出来的白光!”

    “会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,你没注意?这?#26469;?#30524;的白光的出现,是发生在你念了三遍那个数字串之后嘛!”

    小心谨慎地拾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个写有数字串的纸条,许阿琪皱着?#32426;?#29730;磨?#25319;?

    “这些个你梦噫的数字,难道说真的是什么咒语?”

    林陈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再念三遍,看看这镜子有什么?#20174;Γ ?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许阿琪低下了头,看着那些数字,一个,一个地念着,她念得非常地缓慢,唯恐念错一点儿。

    “38… 388… 3838883,38… 388… 3838883,38… 388… 3838883!”

    这样读了三遍。

    但见,一道白色光亮从镜子里射了出来,像探照灯一般明亮,从左到右,划过屋子。

    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这镜子可能真是个宝贝,先收好了!”林陈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宝贝,?#30343;恰?

    许阿琪压低了声音,惶恐不安地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宝贝,我确定,我有?#26412;酰?#30456;信我吧!”

    林陈笑了笑,吸了一口气,用袖子轻轻擦拭着小镜子。

    ?#26263;笔保?#25105;都把它扔了,又拣了回来,那?#26412;途?#24471;这东西不一般,要是不好的东西,早就有问题了,这么长的时间了,至于有什么用,还不知道!但?#25512;?#23427;能发出这种神奇的光亮,我敢说,这东西一定不一般!这东西收好了,你要修理眉毛,换个别的镜子用吧!你要?#21069;?#23453;贝弄坏了,不就?#19978;?#20102;!”

    林陈的话,说得许阿琪连连点头。她的手伸向纸巾盒,犹豫了一下,又缩了回来,从抽屉里翻出了块真丝小方巾,小心翼翼将那镜子放在了丝巾里,包好,放进床头柜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动作真快,你这眉毛还只修理了一边儿啊!”

    林陈坐在床上,用?#31181;?#30528;许阿琪的古怪的眉毛笑了起来,一直笑弯了腰,笑得直?#20154;裕?#26681;本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光想着小镜子了,林陈的提醒让许阿琪忽然意识到自己才修了一半的眉毛,现在,又被林陈拿来嘻笑,顿觉有点尴尬,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她像个小怨妇一般默默地?#34920;?#30528;林陈,幽幽地说:“哎,林陈,刚才你不提醒我!现在,?#39029;?#19985;,你是?#30343;?#23601;特别开心哈!”

    林陈拍了拍许阿琪的肩,继续笑道:“怎么会!你这眉毛绝对是神来之笔啊!能把?#32426;?#20462;成这样就出门的女人,?#24378;剎皇?#19968;般的女人!人家一看,就知道是愤怒的小鸟出动了!超级可爱啊!”

    笑,这个东西?#19981;?#20256;染!

    林陈笑得神魂颠倒,看得许阿琪努力保持严肃着的小脸儿也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,这一下却偏巧被聪明的林陈所捕获,猜到她想笑又不敢笑的小心思,便伸出一?#30343;鄭?#25720;了摸许阿琪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你就憋着!许阿琪小姐,你可千万不要笑,你这张憋得通红的小脸儿可比抹了上千元的化妆品还要好看啊!”

    许阿琪紧咬嘴唇,最终憋住没笑出来。她用?#21482;?#20102;一下,把林陈那只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给弄到了一边儿去。

    “讨厌,我刚梳好的头,又被你给弄乱了!你也不知道提醒我一下,我光?#35828;?#36319;你说话了,忘记只修了一个眉毛!嗯,还有别的镜子吗?快给我用一下!”

    “别啊!”林陈收住了笑,拧着?#32426;罰?#20180;仔细细的看着许阿琪的眉毛,一副很欣赏的样子,“听我的!不用修理了,这样也挺酷的,真的,走在马路上一眼就能认出是我媳妇,跟别人就是不一样,连眉毛都一粗一细, 一高一?#20572;?nbsp;就是有个性! 就是与众不同!就这样也挺好!咱们许阿琪小姐反正也没别的优点,除了丑,就是丑!”

    林陈接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挑了挑眉,“可是,我?#19981;叮 ?

    “你说谁丑呢!”

    林陈的头被飞过来的枕头生生砸中,连忙告饶。

    “好吧!好看!好看!行不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!真讨厌!”
  http://www.rmbva.tw/86_86725/3046776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mbva.tw。VIP中文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
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 注册送38块钱app 彩票榜下载 吉林时时软件 白小姐开奖结果开奖结果 快3守号聪明买法 2010福利彩票走势图 彩民之家app一码中特 欢乐生肖规则 124444马会资料 100图库彩图全年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