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|足球推荐足球分析足球指数足球比分
VIP中文 > 都市小说 > 许你春色满园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没有如果

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没有如果

    这一年以来,春.色满园飞速发展,很多事情都像做梦一样,美好得不真切了。刚起步的时候也确确实?#36947;?#38590;重重,可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,?#22235;?#20052;从来没有怕过。原因无他,她知道自己有足够坚强的后盾,哪怕遇到天大的事情,后边都有一个人无条件接着她。

    曾经只有?#22235;?#20052;一个?#35828;?#26102;候,她确实会觉?#27809;怕?#19981;安。

    哪怕再坚强果断的人,也有脆弱不堪的时刻,?#22235;?#20052;习惯了独当一面,习惯了被人依赖,她永远强大而理智,就像是把一切事由计算得相?#26412;?#20934;的机器,在千丝万缕的权衡中寻找平衡,必须要保持足够的清醒,才能把控整个戏班子的未来走向。

    独立戏班的经营过程风险太大了,春.色满园一路走来太不容易,背后是无数?#35828;?#26399;盼与?#38590;?#36825;一步一步都是如履薄冰,根本没有任何犯错的成本。所以即便是?#22235;?#20052;不去明说,?#20999;?#21387;力也是放在台面上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终于不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无数个难关都是苏以漾陪着她走过来的,在苏以漾的面前,她可以放心地把自己的全部软肋交付出去,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最好的盔甲,足以抵挡外界的一切问题。正因为这样,?#22235;?#20052;越发清晰了自己的坚定,也终于彻底成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以漾带来了不只是春.色满园的商机,还有她人生的全新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是否能够可以在“旧梦计划”中博得最好的结果,甚至于春.色满园今后到底可以走到何种地步,?#22235;?#20052;从来都没有担心过。她相信即便是真的遇到了相当险峻的危机,苏以漾也不会扔下她不管,两个人一定会并肩携手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哪怕再大的风浪,最后也一定可以乘风破浪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其实全部的笃定,不过是出自于爱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人是苏以漾,?#22235;?#20052;才会交付出全部的信任,才会无条件的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?#22235;?#20052;终于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那双清澈而明亮的眼睛粹着笑意,从唇角一路暖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?#20843;?#20197;漾曾经说过,我是他的光,因为遇到了我,他才找到某些事情的意义。其实有些话我没有告诉他,正是因为遇到了他,?#20063;?#30693;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才能重新找到坚定走下去的方向......其实啊,苏以漾他是我的全部意义。”

    ?#22235;?#20052;的声音很轻,就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甚至这番听起来浓情蜜意的话听起来也不像是情话,而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几句事实。以至于肖芳然本来想要再去盘?#24066;?#20160;么,从?#22235;?#20052;的言语中找到破绽逐一攻破,?#20843;?#22905;听从自己的建议。这会儿却只是坐在沙发上,神色晦?#25377;幻?#22320;微微垂着眼眸,仔仔细细将她的话咀嚼了一遍,好半天没再说出些什么来。

    言语中流露的真情是骗不了?#35828;模?#31491;定也是切切实实藏都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大抵溺于情爱,谁都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或许是被?#22235;?#20052;的情绪勾起了三?#20013;?#31070;,那一瞬间肖芳然的脑海中电光石火地闪过许多画面,这些年来有意不去回忆的往事,也跟着不受控制的翻涌而来了。

    时空像是发生了逆转,回到了几十年之前的老剧团。

    六月?#34987;?#39128;香,空气里带着粘稠的香气,纷纷扬扬的花瓣散落满地,连石板小路都多了几分诗情画意。

    演出开场的时候是七点钟,那个惯常穿着浅蓝色衬衫和工装裤的青年人却总是六点就到院?#27704;?#30340;候场区等着了。观众们还没开始检票进场的时候,他就坐在长条椅上安静的看书,?#34987;?#38543;着轻风洒落了片片花瓣,像是漫天纷飞的白雪似的。满地斜阳之下,落花极为轻盈地飘在他的肩头,又被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?#32456;?#19981;经意地拂了下去,画面像?#24378;?#22312;了肖芳然的记忆里,直到多年之后也不曾忘记。

    肖芳然是后来听说的,那人名叫顾林,是旁边那处中学的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他明明算是半个工科男,教的科目是严谨而又细致的数学,偏偏身上带着几分文人特有的神韵,?#20339;?#20013;也透?#25490;?#37325;书卷气,显得丰神俊朗英气逼人。大抵是占了一副好皮囊的缘故,顾林看起来不像书呆子,反倒像是戏文里唱的世家公子哥。

    正应了那一句,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    到了演出开场的时候,顾林总是坐在票区最好的位置,正对着舞台中央,?#20999;?#33459;然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。而且他选择座位的习惯就跟他日常提前一个钟头过来一样,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,哪怕?#20999;?#22823;?#20064;?#20877;怎么神经大条,最后?#37096;佳?#29087;他了。

    最初肖芳然没往深处想,只当他是个普通的观众,或是对京剧有几?#20013;?#33268;的戏迷,眼熟?#27493;?#20165;是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而已,根本没有提起多少兴致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肖芳然发现顾林几乎场场不落地看过每一场演出,一天两天算不得稀奇,一周两周?#37096;?#33021;仅仅只是突如其来的兴致,可是能几个月如一日地按时按点过来,甚至到了连台上演员都眼熟的程度,也算是有些稀奇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样,肖芳然不由得对顾林多了几分在意。

    其实台下的观众成千上万,肖大?#20064;?#21448;是老剧团地地道道的台柱子,没几个铁杆戏迷才是怪事。更何况当年肖芳然还在?#33459;?#30340;时候,更大的戏台子也登台过,?#33485;?#32418;极一时一票难求,痴迷于她的戏迷们不计其数,她也?#22312;?#25215;担得起任何?#19981;丁?

    对于顾林这种算不得示好的示好,能入肖芳然的法眼,也算是一件稀?#31508;隆?

    大概从那时候开始,就有所偏爱吧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温?#25237;?#20811;制的文人,最后讲?#19981;?#30340;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某天在肖芳然某次演出开场之前,顾林老早就等在了老剧团的大门前,夕阳将他颀长的身影拉?#32654;?#38271;,没有褪去的浓稠霞色映得他眼底眉梢都带着温柔,金丝边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,遮挡着眼眸间的神色,却?#20040;?#30036;的笑意更加分明。

    “肖小姐,这个?#36879;?#20320;,望你珍摄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?#31508;?#21834;,怎么?#25237;?#24515;了呢?

    后来肖芳然一直想?#24187;?#30333;,渐渐也懒得再去想了。按理说顾林并不是她的理想型,肖芳然希望另一半强势而优秀,可以从各个方面占据压倒性的优势,得让她心服口服又相得益彰才能彻底降服她,怎么着都不该是顾林那样温?#25237;?#25991;弱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顾林就像三月初的和煦春风,吹绿了整季的草长莺飞,又像是六?#23653;?#30340;?#34987;?#19968;季,悄无声息地芬芳了整个夏天。?#20999;?#20174;细枝末节中流露出来的温柔渐渐暖了肖芳然一颗心,等到她意识到自己开始沦陷的时候,早已经彻底深陷其中,彻底无从脱身了。

    毕竟?#19981;?#19968;个人,本来就是不讲任何道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打从当年离开老剧团,离开了顾林之后,肖芳然已经很久不去想这些事情了。对于已经过去而又无法补救的事情,再怎么去想也都是庸人自扰,徒增?#34924;?#32610;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没有人比肖芳然更知道,打?#26377;?#24213;最深处,她是真真切切觉得亏欠过顾林的。

    故事开?#21152;?#20845;月?#34987;?#39128;香,满城飞花坠着斜阳的惊鸿一?#24120;?#20840;部细节都带着注定的浪漫,可是故事的最终却止于生活牵累?#35828;?#28857;点滴?#21361;?#29712;事和?#28010;?#25302;累着情绪。风月迷人却也只是短暂的沉迷,暧昧和情愫在柴?#23376;脱?#30340;众生相里被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肖芳然想要的太多,她既想要一呼百应的台上风光,又想要归家时分的体贴关照。

    分明是自己的心还不定,不确定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偏偏贪心有余,什么都不舍得放弃。

    ?#31508;?#36208;的时候,肖芳然想着以后自然会有归来期,?#20999;?#19981;好解释也很难说出口的话,即便是现在不说,以后也都会有合理的解释,所以很多话便止于唇齿间,甚至连道别都轻描淡写,没那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没有跟?#22235;?#20052;多嘱咐几句,也没有给顾林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是人世间的事瞬息万变,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很多计划好的事情都会随着变化更?#27169;?#26356;何况是所谓的?#34987;?#21644;最好的预期呢?

    最后也不过是落个时不我待,伤人伤己。

    肖芳然走的那天是阴雨连绵天难得的一次放晴,她没有跟顾林说透自己要去干什么,更没有解释她和?#33459;夷切?#38169;综复杂的关系。那时候肖芳然还不知道会至此天人永隔,她只随口说这次是出一趟短差,连行李都没有带几件,一?#21335;?#30528;早去早回。

    顾林去车站送她,嘱咐了一句记得带伞,要是去的时间太久,也算留个念想。

    肖芳然没有听出顾林的话里有话,只是随意岔开话题,半带着笑意调侃。

    “出个短差而已,留什么念想,?#20219;一?#26469;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肖芳然回忆起来,或许那会儿顾林就把一切都看得明白了,只是他懒得说透也不想去深问,给足了心上人空间。肖芳然总是觉得顾林给的爱太深沉也太厚重,就好像海绵里挤不干净的水,总能不断压榨出一些新的东西来。其实他给的最洒脱也最干净,打从最开始就交?#35835;?#20840;部的真心,却也给予了足够的空间,压根没有什么不舍得。

    爱到最深处,不是管束,而是自由。

    就像是最后,顾林也一?#21335;?#30528;爱不是束缚,很多事情过去了也就算了。对于留不住的人,不如给她自由,让她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,过真正该属于她的人生,也算是善始善终。

    顾林一贯习惯了默默付出,病重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是自己苦撑,甚至连临终时都没有知会肖芳然一句。他平生最怕拖累人,又怎么会把爱当成一种道德绑架,去拖累最爱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那就是最后一次见面,怎么着也不会那样仓促吧。

    不......如果知道以后再见不到,或许肖芳然压根就舍不得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世间,哪有那么多的如果。


  http://www.rmbva.tw/80_80720/31168535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mbva.tw。VIP中文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
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快乐斗地主免费下载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二人麻将在线棋牌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 时时彩大小历史数据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 北京pk10计划微信群 山东11选5免费软件 时时彩9码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