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|足球推荐足球分析足球指数足球比分
VIP中文 > 都市小说 > 超级狂兵 > 正文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:酒吧密谈

正文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:酒吧密谈

    辛迪现在近乎绝望般在坚持道:  “绝对有必要。  我的脑子里都是些不连贯的画面,  刘展,  我一定要搞清楚,  我需要你帮我把那些碎片?#21019;?#36215;来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  辛迪,  只要我们俩凑到一块,  ?#34892;?#27985;蛋就想杀死我们。  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你,  最多两天后,  刘展,  我发誓,  哪怕是死我也要去。"

    辛迪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两天后,  刘展收到短信,  辛迪已经到了,  他们约好当晚在伦敦桥的特种部队俱乐部见面。

    俱乐部隐身在百货公司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,  夹在爱德华七世风格的红砖排房当中,  外观看起来普普通通,  简单的黑色大门上没有任何标识。

    特种部队俱乐部是一个秘密场所,一般只开放给曾在情报机构和特种作战部队服役过的人员,  俱乐部的墙上挂着一排排照片,  纪念那些曾为国捐躯的先辈,  ?#34892;┤说?#21517;字家喻户晓,  也?#34892;?#20154;,  他们的真实姓名从来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在这里,  刘展和辛迪不用担心有人窃听他们的谈话,  尤其是能避开记者的耳目。

    然而,  俱乐部可以把记者挡在门外,  却没有禁止报纸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刘展在酒吧里等辛迪时,  随手拿起一份当天的伦敦晚报。

    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,  有一篇小小的豆腐块文章,  是关于国会议员玛丽女士的消息。

    文章称,  玛丽女士访问伊利安期间,  徒步攀登雪山?#31508;?#36394;,  可能是遭遇了十分?#29616;?#30340;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官方发言人表示,  搜索尸体的工作必须?#21364;?#25968;周后才能展开,  报纸引用他的原话:  “伊利安的春天来得很晚。”

    伦敦晚报在文章结尾处称,  确?#19979;?#20029;女士死亡后理应进行补选,  但鉴于目前的经济?#32431;?#21644;ZF一路下跌的支持率,补选的事情暂时搁置,?#21364;?#19979;一次的选举再说,至于她的工作,将会由邻居区的国会议员代为处理。

    刘展把手中的报纸捏成一团,  丢到了垃圾桶内。

    ZF总算开口,但说的却是鸟语。

    刘展要了一杯烈酒,  没等辛迪,  ?#32422;?#20808;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展走到俱乐部门口,  想?#32431;?#36763;迪有没有到,  这时,  一辆出租车开来,  刘展一开始没认出来汽?#36947;?#38754;的人是辛迪。

    辛迪费力地从汽车后座爬了出来,  他现在还是不成人形,  只比在地下室里破衣?#24178;?#30340;时候略微好些。  辛

    迪佝倭着曾经觉阔挺直的腰背,  扶着出租车门站稳身体,  然后抓?#24597;?#26799;扶手,  艰难地走上俱乐部大门前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  我知道,  ?#19968;?#20687;一只鬼。”  刘展上前扶住他,  辛迪盯着刘展的耳朵说,  “你的样子也好看不到哪儿去。"

    “医生刚帮?#19968;?#35786;过,  他们会帮我美化一下的。"

    “告诉我医生的名字,  我也用得着。"

    刘展仔细端详着辛迪,  曾经的伊利安影?#29992;?#26143;,到现在却变成白垩一样的惨白色,  ?#25104;?#30340;表情十?#32440;?#24352;不安,  目光呆滞,  好像整个人一直游离在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"刘展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  我知道。~

    “那个浑蛋到底?#38405;?#20570;了什么?"

    “我们边喝边聊吧。"

    “医生?#24066;?#20320;喝酒?"

    “刘展,  那些长着猪脑子的医生告诉我说,  不?#24049;?#37202;,  不准坐飞机,  不?#32423;?#30528;护士的屁股看。  这也不准,  那也不准,  有个屁用。对我来说已经没意义了。"

    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,辛迪就随时做好?#35828;?#30528;将军那边派人过来追杀的准备了,像他这样的人,已经认清了?#32422;?#30340;宿命。

    辛迪一直靠刘展支撑着身体,  刘

    展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,  像是蝴蜈在轻轻扇动翻膀,  “那些没用的医生,如果我乖乖听他们的话,  大概还能再活几个月.  可我不懂什么叫乖乖听话,  刘展,  我这辈子大概没机会搞懂了。”

    辛迪呆呆的站在俱乐部门口的台阶上眼睛里充满悲伤。

    就在刘展准?#22797;ゾ吧?#24773;的时候,辛?#20808;?#26159;嘲讽地瞅了他一眼,  “我觉得这时候你应该问我,  想喝点什么毒药。  给我来杯伏特加马提尼。"

    他像对待衣帽间小弟一样,随手把外套递给刘展,  然后僵直地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个?#19978;?#23884;?#26223;?#38548;开的安?#27493;?#33853;,  坐在一幅肖像的下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长发飘飘的法国女孩的肖像,  战争期间她为了?#27425;?#22269;家,  奋力抵抗外侮,  最后死于达豪集中营。

    酒保遵照辛迪的严格指示,  为他们调配了两杯伏特加马提尼。

    “敬敌人,  敬那些个浑蛋。  "  辛迪颤巍巍地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哪个敌人?”

    “将军,  他们毁了我,  刘展。"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在伊利安的总统府那里和总统夫人鬼混?#22235;?#20040;久,  大概?#38405;?#20063;没太大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?#20945;?#20320;的部分原因,  我?#38405;嵌?#32463;历?#30343;裁从?#35937;,  就记得是你把我从那个鬼地方救出来的。  我必须向你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?#25512;?  我也不过是?#24187;挂幻!?

    “呵呵,敢把主意打到地狱岛上去的人,你还是第一个。。"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如果?#30343;?#25105;,恐怕你也不会想起?#32422;?#30340;事情来。"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以后别再互相救来?#28909;?#20102;,能不能就像两个平平常常的浑蛋一样,  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喝杯酒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,我们完全可以?#20801;?#30475;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酒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要问问你这个英雄。”刘展喝着第二杯马提尼刚道,  “你怎么会把总统的老婆睡了?  我知道你对女人一向?#20945;?#19981;花,就算是这样,  你这么干也太?#35835;恕!?

    “全是胡说,  刘展,  我没跟她上过床,  我是被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参加商务宴会时见过总统老婆,  长得挺可爱,  人也很风流。  我的确跟她眉来眼去开过玩笑,  但没干别的。  我又?#30343;?#27809;脑子,  在伊利?#26448;?#31181;地方,  敢搞总统老婆,  绝对是活腻了。  大概过了一个星期,  蒂亚戈出国访问,  我?#31508;?#27491;跟朋友聚会,  喝得晕乎乎的,  然后有人通知我说,  她要见我,  车子就等在外面。  我坐上车,  来到城外的总统府,  他们带我从后门进去,  让我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等着,  于是我对着墙上的壁纸发了半天呆。  后来他们告诉我说,  她病了,  今天不方便见我。  我根本没看见她,可是很多人看见我去过总统府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了第二天,  我正在公园下棋,  突?#35805;?#20010;总统府的警卫把我围在当中,  枪口对着我的要害。  到了?#26197;?#39277;的时候,  我和雷恩就已经变成了?#38376;?#21451;,  他拿了些照片给我看,  照片上总统老婆正跟一个男人干得热火朝天,  雷恩坚持说那个男人是我。"

    “就这样?  总要有真凭实据吧。"

    “我没干过,  刘展,  没跟她上过床。  我为了她差点搭上一条命,  可我真没睡过她。”  说完事情经过,  辛迪累得气喘吁吁,  “我被人陷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,  雷恩没空告诉我原因,  他一直忙着折磨我。"

    “会不会跟你的工作有关?"

    辛迪摇了摇头,  “我觉得没关系,我真的是被冤枉的。哦,?#31508;?#26377;一些关于地狱岛的实验传闻,  各种说法都有,  不过详细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。  我感

    觉这件事跟买彩票中?#36744;?#19981;多,  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,  结果我中了?#26041;薄?

    “可我?#24187;?#30333;,  为什么选中你?”

    “我人在那里,  又是大明星,  他们明显不?#19981;?#22823;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?#19981;?#21326;夏人。"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央格鲁人,  辛迪,  并且她还是国会的议员。  她是我的朋友,?#26032;?#20029;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她吗?  我记得有个女人,  一个很可爱的红头发..”

    “她死了,辛迪。"

    ?#21543;系?#21834;。  ”  辛迪叹了口气,  “我很抱歉,  我感到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面前的酒杯,  难过地摇了摇头,  “太不值得了,  你?#32431;?#25105;的样子,  为我太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她?#30343;?#20026;你,  辛迪,  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我,  也是为她?#32422;骸!?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  她?#38405;?#24456;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?#19981;嵯不?#22905;的,可她愿不愿意搭理你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他们苦笑着互相打趣,  死对头之间总是习惯用挖苦来安慰彼此。

    “她有句话,  我一?#36744;幻?#30333;,其实她说的很多话我都?#24187;靼住!?nbsp; 刘展在苦苦思索,  “她临终前对我说,  不要让她的坟墓长满杂草。  她想告诉我什么,  可我真该死,  我不懂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女?#35828;?#24515;思我更猜不透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对她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#38405;?#20063;很重要,  那么对我也同样重要。刘展,请?#24066;?#25105;敬玛丽一杯,  也敬你,  敬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  太  好了。”  刘展轻声地说,  “也许原本可以更好。”他们继续边喝边聊,  直到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,  然后他们开始唱歌,刘展又哼起那首哀?#35828;?#37202;保之歌,  “喝下杯中酒,忘记那些话”,  最后俱乐部的门卫帮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里?”  刘展扶着辛迪坐进黑色出租车的后座。

    辛迪费力地抬起左腿,  似乎连车门也迈不上去,  他的脚重重地踏进?#36947;鎩?

    “红色?#20498;?1酒店,  挨着皇家马厩。”  辛迪坐到座位上回答道,  更准确地说,  他是跌倒在座位上,  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“那家酒店有十一种不同的枕头,还有非常精美的拿破仑半身像。我跟你说过酒店里的服务员吗?一水儿的漂亮波兰小妞。"

    “看来如果?#21307;?#35758;你成熟点儿也是白费唾沫。"

    尽管刘展?#30343;?#21644;辛迪打过几个交到而已,但是现在,他两的关系已经变得无比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打开窗户的话,  在房间里能听见白金汉宫的奏乐声,  我最?#19981;?#22830;格鲁军队的军乐演奏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一月份还开着窗?"

    “伊利安希尔顿酒店一年四季都开着?#21834;?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从没在我的枕头上放过巧克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下次我有机会入住的话,一定会提醒雷恩的。"

    雷恩的名字似乎抽走了辛迪的最后一丝力气,  他疲惫地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,  没精力跟刘展继续开玩笑,  “刘展, 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  我们从河边绕过去。  我?#19981;?#26202;上的泰晤士?#21360;?

    “我也?#19981;丁?刘展表示赞成。

    虽然从河边绕到酒店会绕很远的路,  他还是?#24895;?#20986;租车?#20928;?#25913;道绕行,  “你会待多久,  辛迪?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?"

    “家?"  辛迪的声音充满困惑,  像是正在阅读某个新装备的组装说明,  “我不知道,  刘展,  我太久没回家了。  再说,  ?#19968;褂行?#20107;情没处理完,  暂时没想过回家。  况且我?#20848;?  大概就待几天吧,  等我把事情理清楚。"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情?"

    。全本m.


  http://www.rmbva.tw/79_79112/2894646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mbva.tw。VIP中文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
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