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|足球推荐足球分析足球指数足球比分
VIP中文 > 科幻小说 > 诸天记行 >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愿者上钩

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愿者上钩

    依?#30343;?#20140;城。

    也依?#30343;?#26446;府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这座奢华的宅子,如今已经空空荡荡,没?#37034;?#28857;人气,大门上贴着两张交叉的白色封条。

    让从门?#30333;?#36807;的行人,下意识多看两眼,或是指指点点,或是避之不及,唯恐沾上晦气。

    “诶,这么好的宅子,怎么给封了?真是白瞎了,这人家犯了什么事?”?#26032;?#36807;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不过据说是……”回答的这人,?#34892;?#39038;忌的抬起手掌,挡在嘴前,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刺杀皇帝的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口音挺奇怪的,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我嘛,是波斯国来滴。”

    “哇,波斯啊。”

    “挺远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讲讲,你们波斯国都有什么奇……咦,人呢?”

    周围人一回头,发?#25351;?#25165;提问的波斯人,这会儿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朝那边的赌坊去了?”

    “赌坊?哈哈,原来这西域人也好这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路人爆发出一阵儿哄笑声。

    异域?#35828;?#19968;举一动,落在国人眼中,不总是很可乐吗?

    甚至还有人吃饱了撑的,就为了看个乐子,特意跟着那波斯人来到赌坊。

    银钩赌坊。

    门前晃动的钩子,在阳光下,泛着冰冷的金属色泽,竟是比在夜里时,看着更吓人了。

    赌坊内更吓人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挤在管事周围,将管事四周围得水泄不通,?#36335;?#29983;怕他跑了似的,同时一个个都高举着字据,争先恐后的递到管事面前,嘴里大?#23567;?

    “兑钱。”

    “兑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给我兑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,我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?#25512;?#32769;子的拳头比你大,滚开。”

    ……这些人皆是赌局中压了西门吹雪的少数派,如今胜了,?#32769;?#33509;狂,第一时间冲到赌坊来兑钱,只寥寥十几人,闹出的动静都快赶上百人了,眼看着都要演变出流血?#24405;?#20102;。

    “各位,兑钱可以,闹事,可不行。”蓝胡子从赌坊内堂走出,森森然的说了一句,让原本快要打起来的人们,顿时安分了许多。

    蓝胡子说了一句后,便没再管,径自走到大堂另一侧。

    这时人们才发现,原来这闹哄哄的赌坊大堂中,还有一个人,待在角落中,不吵不闹,不争不抢。

    正是李杨。

    他好像彻底忘了昨晚的决斗似的,拉着一个普通到,连作者都不愿意过多描述的路人甲,悠闲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我们波斯国呀,地域辽阔,人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蓝胡子走到这人身前,轻咳一声,将正在鬼扯“我们波斯国如何如何”的李杨,打断了。

    李杨注意力从路人甲转移到蓝胡子身前。

    蓝胡子脸上立刻挂上笑容,习惯性的就要抱拳见礼。

    “兑钱。”李杨张口就这俩儿字。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#34013;胡子脸上的笑容?#34892;?#20957;滞,抱拳见礼的姿势?#37096;?#22312;一半。

    “兑钱。”李杨还是这俩儿字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#24555;人快语,好,随?#20381;礎!?#34013;胡子默默收回双手,觉得和李杨客套什么的,?#30475;?#22810;余,直接头前带路,将李杨带到偏厅。

    至于那路人甲,看完了乐子,满足了好奇心,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偏厅内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本来高高兴兴来兑钱的李杨,此刻?#25250;?#30528;脸,语气满是不善。

    “再说几遍都一样。”蓝胡子的语气倒还是一如既往的?#25512;?#35828;话的内容,可是一点都不?#25512;?

    ?#30333;?#22812;不小心失火,烧毁了。?#26412;?#36825;么轻飘飘一句?#21834;?

    “就那么巧,只烧了我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巧,只烧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杨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被打发走,“赌赢的钱呢?”

    “都随着一起烧毁了。”

    烧毁?

    你怎么不直接抢?!

    “我可有你?#23383;?#40657;字的字据。”李杨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字据,冲蓝胡子扬了扬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蓝胡子突然大笑起来,带着下巴上的胡子,狂抖不止,看都不看那字据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拿着这张字据,去官府告我吧,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杨?#32842;?#20102;一下,忽然撕碎了字据,将碎?#26082;?#22312;地上,然后斜眼看着蓝胡子,“想讹我?”

    蓝胡子摇头,“这怎么能是讹呢?”

    又得意洋洋的反问:“知道赌?#24187;?#22806;挂的钩子,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李杨还真给面子,顺着他的话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愿者上钩。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的赌坊都这样,我这,已经算是够讲道义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蓝胡子懒得再看李杨一眼,转身走出偏厅。

    偏厅外,不知?#38382;保?#24050;经站着两个威猛大汉,一看见蓝胡子走出来,立马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堂主。”

    蓝胡?#28216;?#24494;点头,?#30333;?#24178;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“

    两个威猛大汉领命,带着狰狞的表情,进了偏厅。

    蓝胡子看都不看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一个波斯国来的商人,在自己的地盘上,又能翻出什么浪花。

    而且动手之前,他还亲自调查过,官府内根本就没有关于阿里巴巴的记录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这个阿里巴巴是偷渡来的。

    一个偷渡来的商人,有何惧哉?

    别说是偷渡,就算?#30343;?#20599;渡,就算在波斯国?#34892;?#21183;力,隔着万里疆域,又能派上什?#20174;?#22330;?

    “波斯国,山高路远,别说?#30343;?#20010;商人,哪怕是波斯国王来了,我都?#39029;?#19979;你。”蓝胡子嘴里得意的哼哼着,来到内院,准备先搂着自己的娇妾,美?#28010;?#19978;一觉。

    推开屋门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却?#30343;?#20182;的娇妾,而是他的煞星。

    --李杨。

    本该已经?#30343;?#19979;处理掉的李杨,此刻活生生的,就坐在堂屋中间的桌前的主人位上。

    而蓝胡子的娇妾,?#21050;?#22312;里间帷幕之后的床上小睡,对这屋里平白多出个外人,竟是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蓝胡子的?#38393;?#28982;紧了起来,语气沉了下去,“没想到,波斯商人中也有高人,我居然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你依然在走眼。”李杨莫名道。

    他已察觉到蓝胡子的杀机,显然,蓝胡子这是看手下没有成功,想要亲?#36828;?#25163;杀他了。

    于是,李杨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凛冽的杀气,犹如一柄利剑,直刺对面的蓝胡子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?#19968;錚?

    我也许,?#30343;?#23545;手!

    这?#19968;錚?#20250;杀了我!

    蓝胡子不能一眼看出李杨武功高低,但是从李杨展露出来的气势上,已经看出自己?#30343;?#23545;手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战意打消,惧念丛生,蓝胡子心里的杀机来的快,去的更快,脚下也已经忍不住向后退开。

    一?#21073;?#20004;?#21073;?#19977;步……一直?#35828;?#24237;院内。

    李杨却依旧待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继续退。

    就这么退出去。

    蓝胡子趁这机会,继续往后退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慢慢的,小心翼翼的,不敢快,也不敢慢,生怕步速节奏变换间,会露出?#26222;饋?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才?#35828;?#24237;?#21644;猓?#31359;堂过室,到了赌坊大厅,那逃生的大门,已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逃生有望了!

    蓝胡子无视赌厅里的所有人,一头朝大?#25490;?#21435;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个人,恰巧从门外走了进来,对?#25490;?#36807;来的蓝胡子,伸出手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兑钱。”

    赫然又是李杨!

    “您兑钱是吗?请里边请,顺便?#22836;?#24744;出示一下您的字据。”门内两侧负责迎接的美?#31455;?#25964;道。

    “字据?”李杨语气略显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字据。”美?#20928;?#20197;为他没听清,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杨瞥了一眼僵在那里,似乎是中了定身法的蓝胡子,道:?#30333;?#22812;不小心失火,烧毁了。”

    ?#21543;鍘?#28903;毁了?”美?#23601;?#20840;没想到李杨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而且,字据都烧毁了,你还嚷嚷着兑钱?

    话说你这平淡的语气,又是怎么回事?字据都烧毁了,不急的吗?

    李杨这时候还很认真的问了一句,“还能兑吗?”

    字据都烧毁了,还惦记着兑钱?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美婢心里暗暗腹诽,嘴上不免有了些强硬,“抱歉,客人,字据烧毁了,那这钱?#25237;也?#20102;了。”

    “兑!”美婢身后忽然飘过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是蓝胡子。

    美?#31455;?#25964;的低下头,“东家,他的字据已经毁了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蓝胡子没听到,刚才自己和李杨的对?#21834;?

    毕竟天下乌鸦一般黑,没有字据凭证,哪个老板会愿意掏钱。

    ?#21050;?#34013;胡子依旧道:“兑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整个人一动不动,双目紧紧注视李杨,像是?#24187;?#20861;盯住的猎物般,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#26159;。”美婢虽然纳闷东?#21307;?#22825;怎么转性了,但作为下人,自然只有照做的份。

    带着李杨来到管事面前,结算赌资,那一幕,看得周围人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没字据,还给算钱?这蓝胡子莫?#30343;?#20900;大头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才叫大仁大义,我把钱投在这里果?#30343;?#23545;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贪不夺,蓝胡子真君子也。”

    ……听着周围的赞美声,蓝胡子脸上冲这些人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在蓝胡子的亲口?#24895;?#19979;,赌资很快结算完毕,李杨拍了拍因为怀揣大量银票而?#34892;?#40723;起来的胸口,颇为满意,最后又看了蓝胡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愿者上钩,我可没有逼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无视蓝胡子都快绿?#35828;牧成?#22823;步走出赌坊。

    来到街上。

    街上人来人往,天空太阳高挂,又是一副人间好景象。

    李杨走在大街上,怀里揣着银票,手里提溜着一根银钩,?#30343;?#36716;转手指,银钩便绕着手指打旋儿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路走街串巷,走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城门口处,数名全副武装的兵卒,排成两列,站在城门前,严格搜查着进进出出的人,其中有一人,手里拿着一张通缉画像,瞪着眼睛,每过去一个人,就会低头和手里的通缉画像?#2170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而在城门左侧的空地上,比往日多出一个营帐,账内有数十名兵卒,依旧全副武装,只要城门口有任?#25105;?#21160;,随时都可以冲出营?#25163;?#25588;。

    再抬头看,在城头的门楼上,竟然挂着一颗血糊糊的人头。

    正是老太监王安!


  http://www.rmbva.tw/67_67170/2894645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mbva.tw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
s2足球指数是什么原因